富二代的这种心理,让他被老同学狂骗2236.5万元

上观新闻 阅读:34318 2020-11-19 14:01:34

在股市“熊市”阶段,孙崤然幸运地买了几只“潜力股”,不到1年的时间,50万元投资竟然翻了番。孙崤然遂自认为是炒股“天才”,将父母转给他的200万元悉数投入了股市,不断“加杠杆”,结果,不仅亏光了全部家当,还欠下了300多万元债务,孙崤然的父母帮儿子填平了债务。妻子赵丽跟孙崤然离婚,带走了儿子。

过惯了享乐生活的孙崤然,虽然背负着累累债务,但他仍然开豪车穿名牌,在直播平台上打赏网红出手豪爽。为了维持高消费的开支,他谎称在西南证券大连分公司做“操盘手”,赚大钱是分分钟的事。没想到,不久之后,还真让他遇到了一条“大鱼”……

设局拉来“投资”

倪峰有家族企业做靠山,筹集资金非常容易。他听信了孙崤然的话没几天,就向叔父倪力平开口。倪力平在温哥华管理家族企业的酒店,立即转账给侄子30万元美金。倪峰悉数从加拿大转到孙崤然的账户,孙崤然折换成200多万元人民币后,投了小部分钱在倪峰名下的股票账户,多半用于还债。

2016年8月,孙崤然跟倪峰视频,说:“你投资的200多万元人民币,我买了几只牛股,现在涨到500多万元了。”倪峰十分惊喜,他让孙崤然尽快抛出套现。孙崤然怼道:“你的格局太小了,赚这点钱就想罢手。”他告诉倪峰,准备通过股票操盘攒点资本,运作私募基金的牌照,等股票市值运作到1个亿,就能办理私募基金牌照,赚大钱的日子在后头呢。

为了说服倪峰拿钱出来给自己,孙崤然做出承诺,只要倪峰投资3000万元,他可以通过炒股票等方式将资金操作到1亿,然后用两人的账户同时办理私募基金牌照,一个牌照用来经营,一个牌照转手倒卖,差价部分足够返还倪峰投入的资金。孙崤然还说,之前用倪峰的钱炒股赚到的330万差价,作为倪峰的第一笔投资。3000万元到位后,用来经营的私募基金分一半股份给倪峰。在巨大利益诱惑下,倪峰同意加盟。(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此后,倪峰源源不断给孙崤然“输血”。2016年9月23日,倪峰说服自己的母亲周雯,向孙崤然的银行账户转账860万元人民币。对此次转款,倪峰对周雯说:“暂且不要告诉老爸,等我赚了大钱再说。”

2017年6月5日,孙崤然再次发了微信截图,说股票账户已经运作到6000多万元了,再向上冲一冲,就可以着手办理私募基金牌照,让倪峰继续投资。于是,倪峰找到父亲企业的高管汪鹏,说自己正在和朋友运作金融项目,并许诺以高额利息。汪鹏看着倪峰长大,相信他的人品,加上倪峰的父亲倪力雄对自己不薄,二话没说,就通过银行账户向孙崤然转账500万元人民币。

2017年8月9日,倪峰又向在加拿大经商的华人朱平借款100万元美金,朱平与倪力雄有生意往来,深知倪家的经济实力雄厚,倪峰承诺的利息也让他动心。于是,朱平按照倪峰的要求,向孙崤然的香港(境外)账户转了1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66万元);2017年11月30日,倪峰在加拿大向孙崤然指定的银行账户汇款9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594万元)。

截至2017年11月30日,倪峰共计“投资”给孙崤然1400万元人民币和220万美元。孙崤然收到这些钱后,未按事先约定用于炒股及办理所谓的私募基金牌照,而是将其中1515万元人民币借给他人,谋取高额利息,剩余款项均被用于个人消费及偿还债务。

倪峰输送的巨款,也让孙崤然继续扮演富二代有了足够的资本。2017年1月,他看上了直播平台上的“网红”林丽雅,陆续给林丽雅刷了将近70万元的礼物。

骗局穿帮

2018年1月,倪力雄听他的企业高管汪鹏说,倪峰向他借过500万元。倪力雄大吃一惊,再三追问用途,倪峰最终实话实说,500万元给别人投资用了,倪力雄担心投资出问题,说自己急着用钱,让儿子立即要回投资500万元,倪峰遂让孙崤然分多次转账给倪力雄,共计50万元。此后,经倪峰再三催要,孙崤然又向倪峰指定的银行账户转账423.5万元人民币。(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2018年3月份,倪峰追问孙崤然,还是没有拿到牌照的消息。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再次要撤回资金,孙崤然以各种理由搪塞。

3个月后,倪峰专程回国,孙崤然带着朋友赵钰在茶楼与他见了面。倪峰要求立即撤回资金。孙崤然慌张地说,资金暂时不能撤出来。倪峰要查看股票账户的流水,孙崤然无法提供。他央求道,私募公司老板答复账户资金必须冻结两年,如果提前撤资,就前功尽弃了。还说这两个账户中,有一个账户还差2000万元就达到一亿元,牌照就可以拿到了。

赵钰在旁边提议说,她和倪峰再拿钱出来,让这个账户尽快做到一亿,还表示她能拿出500万元,只有办好牌照,才能把之前投入的资金撤出来。倪峰当即表示拒绝。孙崤然又说:“钱在我账户上,少不了,我们干脆签个投资协议吧。”于是,孙崤然先起草了投资协议,两人共同签字。

倪峰把协议拿回家给父亲过目,倪力雄觉得协议太简单了,遂起草了内容详细的投资协议。父子俩拿着重新起草的协议和孙崤然见面,孙崤然和倪峰签字后,倪力雄要求孙崤然提供投资项目、投资资金去向、项目账单或银行流水,孙崤然当场答应。但是,倪峰回加拿大后,倪力雄多次催要,孙崤然避而不见,电话也不接。他们这才确定被孙崤然骗了。2018年12月26日,警方在大连市某酒店将孙崤然抓获。

在公安机关,孙崤然如实供述说,他通过虚构“操盘手”身份,并谎称办理私募基金牌照,骗取倪峰2236.5万元。他承认,给倪峰发送的股票账户微信截图都是伪造的,就是为了让倪峰对自己深信不疑。

作为证人之一,赵钰向办案人员陈述,她和孙崤然是朋友关系。孙崤然说他是金融方面的操盘手,赵钰因丈夫做生意亏空了巨额债务,夫妻俩的银行卡也被冻结了,她觉得孙崤然是富二代,又见他花钱阔绰,便向孙崤然提出按银行贷款利息的3倍借钱,赵钰借的4笔钱共1515万元都是转账给赵钰母亲的银行卡。拿到这些钱后,赵钰一部分用来偿还丈夫在外面的债务,另一部分用于生活开销。其间,赵钰也给孙崤然转过钱,包括20万元给他买车、52万元利息款等,总计共返给他100多万元,现在还欠他1400万元左右。(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经过公开开庭审理,法院认定了孙崤然诈骗犯罪的事实。

2019年12月9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被告人孙崤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责令被告人孙崤然退赔违法所得人民币2236.5万元给被害人倪峰。

孙崤然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孙崤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他人财产,数额达2236.5万元,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孙崤然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犯罪后果严重,到案后虽曾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原判已充分考虑以上情节,并结合孙崤然的具体犯罪事实、性质,对其裁量刑罚适当,因此,对辩护人的意见亦不予采纳。2020年5月12日,二审法院下达终审刑事裁定书,驳回了孙崤然的上诉,维持原判。(文中除孙崤然外,其余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栏目主编:张武 文字编辑:宋慧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编辑:项建英

来源:作者:方圆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