剁手时,你能预测自己会开心多久吗?

澎湃新闻 阅读:80762 2020-11-18 08:20:03

原标题:剁手时,你能预测自己会开心多久吗?

原创 Claudia Hammond 神经现实

关于疫情中生活的新常态、关于我们某一天的感受如何,无论是赶回繁忙的办公室,还是走进体育馆或剧院,都有太多可以说道的瞬间。有些人说,他们再也没办法想象这些事情了,更不必说在拥挤的俱乐部跳舞或用拥抱亲吻的方式问候朋友了。

但,我们非常擅长猜测我们未来的感受吗?答案是不太行。这也意味着,在生活中我们很难每次都做出最佳决策。

当我们试图预测未来的感受如何时,我们自然而然地会试图用过去作为引导。这种方式可能挺管用,但是我们对“最近”存在思维偏见。所以,如果想象一下明年坐火车旅行会是什么样子,那么,我们会不由自主地去回忆最近的一次旅行,而不是去参考自己多年来的数百场火车旅行。

- Pch.vector -

在我们思考一场未来的火车之旅时,如果最近一次旅行中,火车上戴口罩的人们看起来有些紧张,即使我们不知道疫情还要持续多久,戴口罩这件事也将成为我们思考火车旅行的焦点。

我们会不由自主地专注于当下的感受。当慢性头痛患者描述疼痛程度时,他们的描述更容易受到前一天而非日常头痛程度的影响。如果你问别人,明天享用一碗肉酱意面会有多惬意,那么,被提问的时候感觉越饿,他们就会越喜欢肉酱意面。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发现,在考虑事情的时候,我们的认知过程更偏爱极端事件、初次发生的事件和最近发生的事件。这被称为“影响偏差”(impact bias),它会致使我们重点关注事件的主要特征。所以,如果我们正要前往乡下的一家农家乐,我们可能会想到自己坐在一处漂亮的花园中,沐浴着阳光,吃着好吃的食物。我们不太可能会想到风尘的旅途,寻找有车位酒家的烦躁,因上餐速度太慢而饥肠辘辘的感觉,以及回家途中遭遇交通堵塞的可能性。

- Vectorjuice -

当我们预料到未来的某事可能是积极的,我们倾向于关注好的部分,但当该事件可能是消极的时候,坏的部分会让我们的期待值降低。所以,对于去看牙医这件事,尽管和前台工作人员聊天、挂外套或离开诊所这样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感情色彩,事实上最糟糕的部分可能也只会持续几分钟,但我们还是会想象——和牙医诊所有关的一切都是糟糕的。你可以乐观地看待影响偏差,这意味着凡事不会像预期一般糟糕,遗憾的是,也不会像预期的那么好。

然而,影响偏差能导致我们做出错误的决策。有人可能会想,换一份工资略高的工作能改变我们的生活。如果跳槽后的薪水能够消除长期以来的经济压力,那确实有可能改变生活,你的朋友也会祝贺你。但要是想让生活幸福感最大化,恰好你已经在进行财务管理,你热爱你的老工作,对行业情况很熟悉,和同事们都交情甚好,那换工作对你而言或许并非最佳选择。

为了做出改变,你需要确定的是,你会把涨的薪水花在能让你更快乐的事情上。美国心理学家伊丽莎白·邓恩(Elizabeth Dunn)撰写了《幸福金钱》(Happy Money)一书,详细叙述了她多年来的研究,进行体验式消费(如旅游)、休假或为他人花钱都能提升幸福感。

我们也容易高估我们未来的情绪强度。在一项研究中,一群美国学生需要完成一些预测,如果他们的校足球队赢了/输了接下来的一场比赛,他们会感觉如何。几天后,学生们需要再报告他们的实际感受。结果发现,无论是获胜带来的喜悦,还是失败带来的失望,学生们都高估了自己的感受。这是因为,他们忘记了那天发生的所有其他事情,而这些事情也会影响他们的情绪。

然而,当研究者进行相同的实验,参与者需要在预测前描述他们日常的一天,这一操作使得学生们的预测变得更加准确了。

- Vectorjuice -

更加关键的是,相比吃肉酱意面或赢球赛,高估情绪会发生在更加极端的事件中。在《撞上快乐》(Stumbling on Happiness)一书中,丹尼尔·吉尔伯特(Daniel Gilbert)提到,对于一些人生转折的经历,我们也会高估事件带来的快乐和悲伤。

举个例子,中了彩票的人并不会每时每刻都开香槟庆祝,也不会一直拿着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巨大支票纸板凹造型,更不会频繁试驾超级跑车或带所有朋友去度假。类似地,遭遇意外不幸残疾的人不会每时每刻都沉浸在意外发生的震惊感之中,也不会天天改造自己的家使其更易进出,更不会沉迷思考生活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译者注

我们可能会高估中彩票的快乐、遭受意外的悲伤,但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如此。

在想象上述两种情况时,人们容易被最初的印象影响,并认为这些感受会长期持续下去。但是人们忘记了自己会调节情绪,这些最初喜悦或绝望的强烈情绪会逐渐消退。

一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正如生理免疫系统一般,我们的心理免疫系统也会保护我们。该系统会让我们更加注意极端事件,以便做出保障安全的决定。但我们需要记住,它也让我们学会适应,在事情出岔子后还能坚持下去。

正如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行为科学教授保罗·多兰(Paul Dolan)在BBC Radio 4节目《头脑中的一切》(All in the Mind)中告诉我的那样,“我们已经习惯了生活中出现的大多数事情,而且我们适应得相当快,比我们预期的要快很多。当你涨工资时,随之而来的快感很快就会消失,速度非常快。”

- Vectorjuice -

将注意力集中于极端事件、初次的经历或最近的经历,而不是最典型的、最日常的事件。如果我们的这种倾向让我们无法准确预测未来的感受,我们要如何做出好的决策呢?

在《设计幸福》(Happiness By Design)一书中,多兰给出的建议是——在考虑某件事时,我们应该征询有过类似经历的人,思考他们的看法如何。或者,直接问问身边的人,他们是怎么看待你的选择,因为我们在考虑他人而非自己的选择时,眼光往往会更加长远。但多兰也说,问对问题是很重要的,不要问“我应该接受新工作吗?”,而应该问“如果我接受了新工作,你觉得我的日常生活会变得怎么样?”

再举一个例子,谢菲尔德大学经济学教授珍妮弗·罗伯茨(Jennifer Roberts)的研究发现,较长的通勤时间伴随着较低的心理健康水平,尤其是已婚女性。去老远的地方买套大房子可能会让家里多间房,但你只会偶尔住一住。相比之下,你可能每天都会注意到上下班通勤是多么令人烦恼。当你举棋不定向朋友征求意见时,这就是他们可能的回应。

今年,全世界都在抗击疫情,我们很多人都将经历许多的第一次,可能是第一次回到办公室,或者第一次坐飞机。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初次经历让人感觉最陌生,尤其是在最开始的十分钟。但人类的适应能力超乎想象,我们会很快适应新的生活方式。只要还能有第二次,就不会觉得太陌生了。

作者:Claudia Hammond | 封面:Matt Chinworth

译者:xhaiden | 审校:邮狸

排版:文英

原文:

https://www.bbc.com/future/article/20200825-why-predicting-our-future-feelings-is-so-difficult

阅读原文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