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创业者微博发《遗书》疑自杀!创业不易,惟愿安好

铅笔道 阅读:32331 2020-10-16 16:06:24

文丨Xavier

又一位创业者选择轻生。

10月16日凌晨4点9分,骑鲸文化CEO杨帅在微博留下一封“遗书”,表示:“我走了,大家再见。”

目前,尚未有杨帅公司的官方消息传来,不过有其朋友表示,人已经找到,并没有发生什么无法挽留的事情。“其他的就不要多问了,让他安静一下吧。”

铅笔道希望,平安消息一定要是真的。

资料显示,杨帅先后就职于微博读书、盛大文学、火星小说,并自己于2017年正式创立中短篇小说阅读平台骑鲸文化。

事实上,杨帅的痛苦源于在新浪的工作经历。“自从2014年新浪那件事后,活着对我已经是件只有痛苦,没有乐趣的事。”他自己写道。

创业之旅也并不顺遂。“可惜的是,经过这六年,我彻底意识到自己只是个平庸的人,而且因为冒进创业,走了很多弯路,现在我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时刻都有窒息的感觉。”

杨帅自己写道,活着,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比死亡更累的事情。长痛不如短痛,所以选择先走一步。

没有人理解,没有人倾诉,很多创业者都顶着巨大压力活在孤独之下,这几年选择轻生的创业者并不在少数。创业不易,希望创业者们都能够岁月静好。

“人生是一趟永不停息的列车,不断有人上车,有人下车。”

这回,又有一位创业者想要先下车了。

16日凌晨4点9分,骑鲸文化CEO杨帅在微博留下一封“遗书”,称“我走了,大家再见。”

杨帅在“遗书”中开头就写道,“自从2014年新浪那件事后,活着对我已经是件只有痛苦,没有乐趣的事。”那件事情彻底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虽然他一直表现得大大咧咧,但是最影响却最深。现在每天晚上偶尔睡着做梦的时候,做的基本都是关于“那里”的噩梦。

有圈内人士透露,杨帅2014年时在新浪读书工作,上级为侯小强。但是受到“2014新浪涉黄事件”影响,他本人也“进去了一个月“。资料显示,当时新浪所有淫秽作品的点击量超过了9800多万次,其中最多的一部涉嫌淫秽色情读物点击量超过了1800余万次。新浪当时多次向公众致歉,表示将接受处罚并继续接受社会的监督。

最终,事件的处理结果是,新浪被拟吊销其《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停止从事的互联网出版和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的业务,并被处较大金额罚款,涉嫌构成犯罪的部分人员被移送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杨帅与上文中的侯小强还有另一桩恩怨是非。

2019年底,杨帅在朋友圈发长文公开指责侯小强,称其吐槽栽赃离职高管、安插关系户,还一直和吴某某小鲜肉有一腿。

不过这件事情一直没有后续。

“遗书”中杨帅说,“原本我的目标是活到40岁,积累一定的财富,然后留给妈妈和我珍惜的朋友。”

“可惜的是,经过这六年,我彻底意识到自己只是个平庸的人,而且因为冒进创业,走了很多弯路,现在我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时刻都有窒息的感觉。”

杨帅的微博认证title是成都骑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据其官网介绍,骑鲸文化于2018年3月落户于成都,旗下业务包括四大板块:

一、电子分销。骑鲸文化拥有超过万部合作版权,且建立有自己的作者团队,长期供稿,并与包括微阅云、QQ阅读、纵横、搜狗在内的多家大型CPS及三方平台达成合作,形成稳定的现金流来源。

二、版权生产。骑鲸文化专注于精品版权内容生产,旗下共分两大系列作品,都市传说系列和都市现实系列。

三、影视改编。骑鲸文化已经建立成熟的编剧与策划团队,现已创作多部剧本,改编开发多部小说作品影视版权。

四、流量布局。骑鲸文化拥有自己全套PC站、wap端、app及公众号,内容涵盖网络小说、版权推介等多个方面,形成自有生态。

现在看来这场创业之旅并不顺利。

2019年,杨帅曾接受媒体采访,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

2018年年中,公司因成功卖出剧本而大赚了一笔,杨帅也开心地给员工发红包庆祝。但随后公司便进入瓶颈期,找不到合适的人才,加上受政策影响较大,公司业务在大半年时间内都停滞不前,“很多说好的合作没有下文,当时挺绝望,我和合伙人发誓,如果两个月后挺不下去,就从IFS的熊猫屁股上跳下去。”

杨帅自认为不是抗压能力强的人,自从六年前的那件事情之后就患上了忧郁症、焦虑症,这两年发展的不顺遂,不断使他自我否定,这就导致病情愈发加重,在今年甚至又有惊恐的症状发作。“今年过年的时候,第一次惊恐发作,对周遭的一切都感到害怕,浑身颤抖,连续失眠了三天三夜;前一段事件又一次发作,五天五夜没有睡着觉。”他自述道。

好好睡一觉成了奢望,安眠药也逐渐失去了作用。一切的一切折磨得他感受不到任何生活的乐趣。

“活着,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比死亡更累的事情。”

长痛不如短痛,所以杨帅选择先走一步。

杨帅自己在“遗书”里写道,在今年他已经实施过一次自杀:在自己租住得公寓衣柜里面尝试自缢。但是由于恐惧,以及不想让房子变成凶宅影响房东,最后作罢。

这次他选择投河,为的也是“不给别人带来太多困扰”。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截至发稿时,关于杨帅本人还没有新的公司官方消息传来,但是有他的朋友表示,人已经找到了,并没有发生什么无法挽留的事情。“其他的就不要多问了,让他安静一下吧。”

没有人理解,没有人倾诉,很多创业者都顶着巨大压力活在孤独之下,这几年选择轻生的创业者并不在少数,茅侃侃、陈智宏、惠轶……

对于轻生的人,局外人并不能够完全了解他们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痛苦,无法以高高在上的态度指责其不珍爱生命,抛弃家人朋友选择了最“自私”的解脱方法。

也只能感叹一句“创业不易”的事后惋惜之语吧。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